初中如梦令续写

时间:2017-08-13 14:55:10 来源:m.ieduw.com
如梦令

人生本应读书,书中自有金屋。

走万里之路,立志饱读辞赋,

不苦,不苦,读书成功之母。

生活朋友篇

生日亲友叙旧,以茶代替美酒,

试问掌厨人,却道菜快备周,

知否?知否?还差青菜腐竹。

沉思篇

游至大山深处,却见有人伐木,

急问伐木人,只为修梁建柱,

手住,手住,应当保护绿树


读了《如梦令》有感

往事随影,挥手便散,瞬而凝形。夹扶着清风,伴随着欢笑,忧愁,伤苦,渐渐消失在风的衣角之后,但又随着风窜上衣领。

即使你无法握住风的衣边,但是它会在你的身边久久盘旋。

记忆中的溪亭就像一根弦缠住她的脚腕,让她在繁华中,伫是。时一时,年一年的落日很平凡,在她的眼中却化成了一轮红月挣扎着最后的余晖。被落日烧红的天空与悠悠的浮云在红光中摇曳。她,也只有她,这平淡无奇的一幕在她的眼前回映。

完美的落幕下,举一杯清酒在船头畅饮。余晖下,长长的影子被拽的很长很长。她沉醉在这时分,杯酒如同杯水不觉地饮下,微微醉意,心醉,身也醉,忘记了回归的路。

小舟在湖中荡漾,摇摇晃晃,泛起圈圈波纹,湖中的荷叶也随之起伏。星光披着夜行衣,踏着悄悄地脚步来到夜色之下。她心中的情致不得不收敛,划动着小舟,漂浮在宁静的湖面上。

缓行的小舟停止了前行,水花溅上船头,打湿了夹板。藕花拦住了归路,醉意下慌张地划动着小舟,惊起鸥鹭。来自被拦住的慌张化成了一片欧鸣,她笑了,笑自己是那么地失措,放下手中的浆,看着惊飞的鸥鹭。

回忆在我们的脑海回荡,我们不知道这一份属于她的,又会占有多么的地位。

历史已经流淌而过,也没有书籍可以供我们考证,只有这首诗还在夜幕下徘徊。

品味她的每一个字,都是那么地清新,自然,也不会有一杯清茶比它还清。在日暮下她就如同失路之人感伤着余辉,在星辉下她是那么的无助,但短暂的失态却没有破坏她浑然的气质。

无限的落幕,也许会让她饮醉天明,也就是星辉点醒了她,但没有点醒她的内心。

她就如同一个谜,很近,在我们眼前,是这首诗;很远,有千年,已经离我们而去,很近很远只是一个念,在日暮下一直有着她的背影。

也许她只活在那个日暮下,那一个日暮记载了她的全部。

也许她也活在那个星辉下,那一点光照醒了她。

也许她也活在那首诗中,那一篇流淌了她的回忆。

而我,宁可相信她只活在了那个日暮之下,她的背影是那么地失落,手中只有一杯清酒独饮,也只有饮醉才能释怀,消愁。借酒消愁,愁更愁。

惊起一滩鸥鹭。

惊起的鸥鸣是一杯醒酒茶吧。


改写《如梦令》

一个夏日的午后,我摇着木橹,驾着小舟,驶入了一个池塘,这里池水清澈见底,荷花千姿百态。只见荷塘边有一座小亭子,我便弃船上岸,登上了小亭。

夏日的午后,阳光慵懒倦怠,但仍带着恼人的热量。我坐在没有阳光的凉爽处,欣赏着这美丽的荷花。

一池的荷,一池清幽的芳香。我坐在石凳上,静静地凝望着日光下的倩影和那婀娜的姿态。深绿色的荷叶浓郁美丽,如一个碧玉打造的绿盘子,几滴晶莹剔透的露珠如一颗颗珍珠,在日光下闪烁着五彩的光芒。在绿叶的映衬下,娇艳的荷花更显婀娜多姿,有如一位位月中仙女。有的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,显现着自己风情万种的美丽,粉红的花瓣,金黄的花蕊,碧绿的莲蓬,十分迷人;有的含苞待放,如一个贪吃的孩子的肚子,又大又胖;一只蜻蜓落在了上面,不禁让人想起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这一千古佳句;有的才绽开两三片花瓣,像害羞的少女,从花苞中窥探着这个世界。一阵微风吹来,幽幽的清香随风飘来,沁人心脾,令人陶醉。

我端起酒杯,轻轻抿了一小口,脸颊上便泛起了一丝红晕。池塘里微风轻轻拂过,吹散了夏日的暑气,十分凉爽,令人心旷神怡。

不知不觉间,已是黄昏,太阳也渐渐收敛了光芒,不再那么炎热。我驾起小舟,在池中缓缓前行。木橹荡起的涟漪一圈圈荡漾开来,耳边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。荷花比我还高,竟然这么茂盛。

我停泊在池中,品尝着千年的陈酿,我竟是这样不胜酒力,几杯下肚,脑袋昏昏沉沉的,像腾云驾雾一般,觉得自己快活似神仙。

夜幕渐渐降临,该是回去的时候了。我醉醺醺地摇着橹,却忘记了回去的路,划着划着,竟错误地划入了荷花深处。我使劲地摇着橹,想要离开,水声却惊动了在荷塘栖息的水鸟。它们扑棱着翅膀,飞向天空。有的还鸣叫几声,似乎在埋怨我打扰了它们的休息;有的拍拍翅膀,一飞冲天;有的在空中盘旋,似乎在寻找肇事者……我到这儿,我不由诗兴大发,吟出了《如梦令》

常记溪亭日暮,

沉醉不知归路。

兴尽晚回舟,

误入藕花深处,

争渡,争渡,

惊起一滩鸥鹭。


《如梦令》扩写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,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,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——题记

今天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日子啊!美丽的夕阳,美丽的湖泊,美丽的荷花……多么美妙的暮色啊!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靖节先生的悠然,这样的悠然的生活,是多么令人陶醉,多么令人沉醉其中啊!看看那些翠绿的荷叶,生机勃勃的池塘,艳红色的荷花,多么美丽啊!俯下身去看池塘,池塘里的生灵又是如此的可爱,有可爱的小金鱼,它们在荷叶底下钻来钻去,互相嬉戏打闹;小金鱼的附近,还有花花绿绿的小青蛙,他们上下游来游去,要么在荷叶上灵巧的蹦来跳去,要么在水里嬉戏。我看的兴致越来越高,随身带着多年纯酿的好酒,一杯一杯的喝着,可我不胜酒力才喝了三四杯,便醉了。时间也过得飞快啊,瞬间从晌午到了下午,我的兴致也就要差不多消磨不见了。我准备划着小船回家。

也许是这一次,我酒喝得稍微有一点多,无论怎么划船桨,也怎么也划不出那些荷花。无论我多么奋力,那个船就是划不出那个荷叶丛。这个时候,一群海鸥突然飞了出来。啊,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,多美妙的自然界啊!

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午后,所以,写下了这么一首词:

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,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,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记录那个美妙的午后,记录,那美妙的大自然!


读了《如梦令》有感

“常记溪亭日幕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、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

在宋朝溪亭的一处荷塘里,一位少女正在泛舟。脸色微红,似乎有一丝醉意。一不小心,小舟驶入了藕花丛生的深处,她用力地划桨,倒惊起了一滩鸥鹭,无奈兰舟还在打着旋……

初读之下,便能体会到这首词的欢快和气氛。据说当年李清照的闺中词传出去后,京师轰动,他们都在为这位才女的才华所惊叹。

《如梦令》这一词牌名为后唐庄宗曲。“如梦,如梦,残月落花重。”它本来不叫《如梦令》,经考苏轼把原名《忆仙姿》改为《如梦令》。其中以李清照与秦观二人最出名。

李清照当时是快乐的。少女快乐的文字深深地映在我们脑海中。但是,“误入藕花深处”的少女,将来会不会误入一个比藕花溏还要深的深处呢?误入一个变乱尘间是否是她的命中注定?毕竟,她从辛弃疾身边走来,从软弱无能的宋末走来。当她深感“锦样年华水样流”时,回首韶华,又有多少泪水和淡然?

“诗酒还需趁年华”。青春易逝,追悔莫及。何不放手一搏,在绝望中寻找希望,人生终将辉煌!


来源:/beizhan/zuowen/201708/13151780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
作文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